您的位置: 海口资讯网 > 时尚

黑暗千年 章一二六旧日迷梦II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8:56

黑暗千年 章一二六旧日迷梦II

到底忽略了什么?

场景越是温馨,艾米所感受到的违和感就越是强烈

“和同学们相处的怎样?”尤利塞斯的一家之主慢条斯理的切割着餐盘中的牛排,黑色的瞳仁在灯光的映照下折射出柔和的光芒,“第一次和那么多小朋友一起学习玩耍,还适应吗?”

“嗯,男生们有点讨厌。”

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声,小尤莉亚继续笨拙的与牛排做斗争。

“咔擦——”

伴随着一声脆响的传来,银制的餐刀在男人手上一不小心断成了两截。

“他们欺负你了?”雷欧·尤利塞斯的脸上浮现出险恶的表情,但在妻子与女儿的注视下,表情渐渐柔和,视线飘忽的转移了话题,“嘛,这里餐具的质量真糟糕,要是切牛排的时候断在里面就不好办了。”

“咳咳。”伊妮德尴尬而又不失礼的打断了难以继续下去的话题。

“其实还好。”小尤莉亚的视线一直停驻在餐盘中的牛排上,荣光者那超人一等的超凡之力往往是在第二性征开始发育时渐渐显现,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拿牛排完全没有办法的,普通的女孩,“就是他们老喜欢拨弄我的头发,在抽屉里放毛毛虫、蜘蛛、还有死老鼠。”

“咔擦、咔擦、咔擦——”

冰霜不受控制的餐桌上蔓延,然后在伊妮德的手边被截断。

“男生确实挺让人讨厌的——得寸进尺,又自以为是。嗯,其实男人这种东西仔细想想也差不多。”银发的丽人异常温柔的看了自己丈夫一眼,而后收回目光,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对待他们,永远只能有一个态度,那就是绝不姑息。”

“所以我把他们都揍了一顿,”小小只的尤莉亚对餐桌上的战争熟视无睹,只是以看阶级敌人的目光注视着眼前伤痕累累的牛排,“一个不落。”

尤莉亚有这么暴力么……

一旁的少年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连对脑海中突兀浮现阶级敌人这样违和感满满的词汇都没有丝毫在意,只是回忆着,记忆中与女孩相处的点滴。

说起来,他在几年前确实害过了一场大病,丢失了十一岁以前的大部分记忆。

但记忆的最初,与她相处的时候,她那如同炸毛的猫咪一般的表现,实在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或许身体健康的尤莉亚的性情的确与觉醒能力之后有很大的不同,毕竟,就算再怎么喜欢玩闹的女孩子,当身体为病弱所困扰之际,总是会向文静娇柔的方向发展——不过话说起来,都揍了一顿……年幼时期的尤莉亚,或许是出乎预料的强势性格也说不定——潜意识的,少年否决了暴力倾向这个偏负面的词汇。

“我家的尤莉亚最棒了。”同样心情复杂的,显然还有餐桌上尴笑的父亲大人。

“不过话说回来,尤莉亚你这样做有些太过简单粗暴了。”伊妮德搅拌着奶昔,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对待那些小男生,应该拉拢一批,打击一批,像用骨头吊着小狗一样,让他们任劳任怨的为你服务。”

“咳咳。”这次咳嗽的是餐桌正位上的父亲大人。

决定不让话题在这个危险的方向上继续下去的男人以一家之主的气势与威仪岔开了话题:“嗯……尤莉亚在学校里有没有比较合得来的朋友。”

“不存在。”言简意赅的回答。

“朋友可不是可有可无之物,没有朋友的人在学校往往会被排挤。”银发的丽人摇了摇头,“同性朋友可以提升你在学校中的话语权,而异性朋友则往往比同性朋友更靠得住,也能营造出受欢迎的错觉。”

“你妈妈说的不错,”雷欧·尤利塞斯双手交叠撑住下巴,“虽然我并不希望你和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走的太近,但朋友在人生中是必不可少的调味料,如果一个人没有朋友的话,就和牛排没有茄汁、红酒、孜然、黑胡椒一般索然无味,等等?亲爱的,你刚刚说什么……错觉?”

“受欢迎的错觉。”伊妮德平静的作答,“既然看不上他们,也不想被他们孤立,那就支配他们,让他们震怖你,敬畏你,成为你的奴仆。”

“总感觉你在非常微妙的地方经验丰富。”语气微妙的,雷欧说道。

“嗯,以前想要追上哥哥的脚步,成为统御整个赫姆提卡的女王,在学校里确实经历了不少,似乎也对小埃德加造成了一定的阴影。”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她的笑颜如明媚春天里的花朵一般绽放,“如果不是邂逅了你的话,或许我迟早会在权力的深渊中迷失吧——所以,谢谢你,亲爱的。”

“与你邂逅也是我的幸运,伊妮德。”

先前冷冽的氛围于这一刻冰雪消融,两人的眸光就这样对视在了一起,彼此的瞳仁中映照出各自的身影。

“好羡慕。”小只的尤莉亚托着腮帮子看着自己的父母。

“没什么好羡慕的,”身为一家之主的男人笑了笑,“等尤莉亚长大了,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然后生出小小尤莉亚——嗯,当然,你得让那个跟你一起回来的那小子先做好被我打死的准备。”

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险恶的笑容。

“所以尤莉亚不要这么孤僻,”伊妮德相当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不要什么都向你爸学习,这么暴力会没人要的哟。”

“要你管。”小只的尤莉亚嘟囔道,一边继续与餐盘中的牛排做斗争。

“不要我管也好,”母亲大人眯着眼睛,流露出如狐狸一般狡黠的微笑,“正好家里人太少了,再给你加个弟弟或者妹妹好不?”

“小孩子,”与母亲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女孩放下了手中的餐刀,挑了挑好看的眉头,一字一顿的说道,“麻烦。”

“不过,再多一个女儿也挺好的。”

艾米没有理会对面那个资深女儿控的发言,倒不是对自己再多一个更小的妹妹有什么不满,而是……他终于发现先前被他有意无意忽视的不谐之处,而且……不止一处。

其一,是颜色。

这个世界是基于黑白两种色调调制而出的拙劣画作,尽管基于调墨的深潜浓淡在颜色方面可以看出些微的差别,但与万紫千红的真实世界相比,简直就像一团团移动的墨渍,毫无美感可言。

但尤莉亚以及父亲母亲,乃至整个家都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

虽然画面有种透过老式胶卷读出的画面一般,透着昏黄的老旧色泽,但毫无疑问,他们的存在是真实不虚的,无论外貌还是性格,都最大程度的还原了他记忆中那个欢声笑语不断的温馨小家。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他不是很清楚,但想来应该与他有关,或许是他心底的思念为这个幻境提供了额外的力量来源,也或许是他的到来补全了一块失落的拼图,令幻境的某个机制得以运转起来……总之,应该与这段记忆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这只是其中之一,除了颜色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相当显眼的不谐之处。

那就是他的形貌。

在来到这个幻梦一般的世界之后,他先是力量过度透支,浑浑噩噩的街道的长椅上睡了一觉,随后在前往赫菲斯托斯神庙的途中意外的进行了时空的穿梭,场景的交替,来到了汉森尔顿大道,在身体本能的牵引下回到了家中,回到了尤莉亚以及父亲母亲的身边。

所以,他忽视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的形貌——

不再是那个勉强能称得上清秀的少年模样,而是……更小一点的,十岁、十一岁的小孩的模样。

身体缩水了,连带衣物一起。

似乎是带入这个幻境中的自己了?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说不过去。

毕竟如果是代入的话,他应该代入的是尤莉亚哥哥的角色,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如同空气一般与常人无法接触的现象,缺少了他的四口之家也根本无法展开一场衔接如此完美,不容第四人插足的对话。

疑点重重。

一家三口中容不下他的存在。

或许是因为这本就是一个粗制滥造的幻境,也不能排除现在这个时间点正巧是害他差点死掉的那场大病爆发的时间点,更说不定是他只是以幻境中这个时间段的他的形貌显现,并没有挤掉这个世界的他的存在——在他不知道的某个地方,或许还有另一个艾米·尤利塞斯,另一个更加年幼的艾米·尤利塞斯,在合情合理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但不管具体有着怎样的原因,他都成了多余的那个人,不存在的那个人。

这种心情有些微妙,微妙的苦涩,微妙的酸楚,微妙的不甘,但即便如此,他也仍是开心的、仍是雀跃的,因为哪怕是一场幻梦,也是旧日之景的重现,也是那段从指尖悄然流逝并一去不复返的美好时光。

所以,只要微笑就好。

以复杂的心情,少年以第三者的视角,重温这场旧日迷梦。

然后转身。

离开。

既然是梦,就终有醒来的一天,与其执着于虚幻的过去,不如将目光放远将来。

父亲母亲音讯全无。

妹妹尤莉亚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曾经圆满的家庭如同摔落在地的镜子一般支离破碎,但……那又如何?

人,终究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

人,终究只能向前。

年轻的荣光者不打算流连于旧日的迷梦之中,所以……是时候离开了。

——他可从来没有忘记。

在这场幻梦之外,还有一个赫姆提卡在等待他拯救。

他,是艾米·尤利塞斯。

更是赫姆提卡的大祭司。

他想要从黑暗中拯救至高之塔上的尤莉亚。

更想要将整个赫姆提卡的黑暗驱散。

——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停下脚下的步伐。

——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前进。

这便是艾米·尤利塞斯的决意,并不崇高,也并不艰深的决意。

六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山西治疗牛皮癣医院
常德好的男科医院
六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山西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